魔術師這樣說

魔術表演同業涉嫌抄襲事件|法律流程的開始

作者:Yu-Teng Wu / 日期: / 分類:魔術人生

在【魔術表演同業涉嫌抄襲網站事件】一文中,提到了瑀騰魔術工作室官方網站是以什麼樣的形式受到抄襲和攻擊,在接下來的系列文章中,將詳細說明在向保智大隊報案後長達兩年多的法律過程。這兩年多的時間每次出席偵查庭都要耗費上超過5小時的交通往返,非常耗費心力,但整個過程也非毫無所獲。

第一次的偵查庭

在事情發生後,詢問了網路業界的前輩,給我的回應大都是我被黑帽SEO攻擊了,沒辦法做些什麼,只能向 Google 回報涉嫌抄襲和攻擊的網域 (以下簡稱網域A)是垃圾網域,或是以牙還牙報復回去。從預兆性政治的角度來看,行動本身影響未來,你希望未來是一個和平的世界就應該用和平的手段去抗爭。所以我並沒有選擇以牙還牙,而是透過司法的程序來為自己的權益和公理來奮鬥。同時,當時我也沒有證據能夠確認是誰所為,所以先報案再透過司法調查我想是最適當的方式。

 

在2014年4月發現被抄襲後,思考了兩個月左右,在6月份的時候向保智大隊報案。在過了半年左右的時間,接到保智大隊通知,告知整個案件要移送到地檢署。我本來以為保智大隊應該有調查出什麼,結果……..嗯,什麼都沒有調查出來,同時也沒有完整移交我提供的資料,虧我還特地用快遞把資料送過去……

到了同年的12月,收到了第一次的出庭通知。第一次的偵查庭我只能用委屈來形容我的心情。因為保智大隊沒有完整移交資料,所以事務官對我的態度非常差,甚至數次還快到吼叫的程度。其實我無法理解為什麼一個被害者會遭受到這樣對待,甚至連一個基本公平的對待也沒有?另外當天魔術師 P 也有出席偵查庭,在過程中持續強調【我的網站比他的漂亮,我為什麼要抄他的?】、【我的生意比他好,我幹嘛抄他網站】、【說我抄襲他網站他應該要去查ip吧】、【我真是覺得莫名其妙,我回覆他不是我做的就已讀不回,然後把我封鎖,最後我就被叫去做筆錄】。

網站漂亮與否,我想這牽涉到個人的審美觀,所以我就不多評論,有看過雙方網站的人可以自行判斷。但說真的在庭上我聽到已讀不回時是有一點愣住,沒想到會在這種嚴肅的場合聽到這麼現代的用詞。至於封鎖什麼的,其實我沒封鎖他,只是當對方回應說是駭客做的,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。而且P 可能不太了解法律相關流程,一直認為我是針對他,即使連事務官都說明我是向保智大隊報案還是覺得我直接對他提告。

在這次的偵查庭結束後,其實我還蠻沮喪的,我以為保智大隊是有調查出證據才移送,花了很長的交通時間結果被事務官和對方輪流洗臉也無法回應。當天回到家後,我很認真思考要撤告的事情,畢竟沒有證據繼續下去結果也是可想而知。但不知道是不是上天的指引,我意外發現了一點蛛絲馬跡。

 

初露曙光、初步證據的發現

在先前的文章中提到,申請網域的時候需要電子郵件信箱進行驗證,另外透過 Whois 這個網站,可以查到該網域申請者的基本資料,例如註冊信箱、姓名、地址等等。最初我是有查詢網域A的申請信箱,但查到的是一個註冊在北京的大陸信箱 (以下簡稱信箱A,用hh@hhh.cn表示),由於是註冊在大陸,所以我也無法去做些什麼。但當天不知道為什麼,我忽然注意到信箱A後面的網域。

在繼續說明下去前,先說明一下電子郵件信箱的概念。我們今天申請Hotmail或是Gmail的信箱,一開始只會要求我們填寫 @ 前的帳號,例如填寫 yuteng ,你就會得到一個 yuteng@gmail.com 的信箱。但其實實際上是 Google 已經先申請好 gmail.com的網域,然後利用這個網域來讓使用者申請信箱。所以整個信箱設定的流程會是先註冊網域,再設定信箱。就像瑀騰魔術工作室的官方信箱 service@yutengmagic.com就是先註冊了後方的網域,才有辦法設定這個信箱。

回到剛剛所說的,既然信箱的設定流程是如此,那我就去查一下信箱A後方的網域,看看是誰申請的好了。結果查詢之後,找到一個註冊在 Hotmail的信箱 (以下簡稱信箱H)。我用Google搜尋這個信箱H,結果找到這個信箱H的擁有者H,同時我再去查詢魔術師P的官方網站網域的申請信箱,居然也是H!!這時候整個事件開始有了一絲曙光。(綠色的部分主要是為了進行個資遮蔽,所以會看不到實際H的信箱是什麼,以及H的網路公司名稱)

魔術表演同業涉嫌抄襲事件-009

整個過程我想必須要花多一點時間理解,所以就使用表格來呈現。首先信箱H申請了魔術師P官方網站的網域和hhh.cn兩個網域,而hhh.cn這個網域,是申請網域A的信箱的網域。因為必須要先申請網域才能設定信箱,所以申請網域A的信箱 hh@hhh.cn,是由信箱H先申請hhh.cn這個網域再設定hh@hhh.cn 這個信箱,最後透過 hh@hhh.cm這個信箱去申請網域A。

魔術表演同業涉嫌抄襲事件-010

魔術表演同業涉嫌抄襲事件-013

從上方的圖片可以得知,信箱H和魔術師P官方網站的網域以及涉嫌抄襲的網域A是有所連結,並且是源頭,因此可以得知信箱H的擁有人H,和抄襲複製可能有一定程度的關聯。

同時在H的臉書上可以發現他跟P兩人是認識的,而且在H所開設的行銷公司網頁上,清清楚楚寫著他的客戶是魔術師P,同時說明有協助P架設網站,在H的個人臉書也有發文說明他協助P進行SEO的操作。因此可以得知H是有進行網站抄襲和黑帽SEO的能力,也有可能是他為了替魔術師P爭取較好的搜尋排名,而進行了相關非法行為。(本段的相關證據就暫時不放上來,因為一放上去就馬上暴露兩人身分,但相關證據都有提供給檢方)。

在發現這初步的證據後,就馬上提供給檢方,並提出證據申請調查。但,檢方完全沒有進行任何調查的動作,同時更誇張的是,後續我不管提供什麼證據,都會先給對方先看過或告知對方。我不知道為什麼檢方要這樣做,但這樣的行為造成了後續偵查庭中,許多荒謬的事情發生。

 

很快的,又收到了第二次的出庭通知。但這次因為我有表演所以無法前往只好請假 (通常都是在前一週左右才會收到出庭通知,所以有些早就預定好的表演很難進行取消)。在那次的偵查庭中,有以證人身分傳喚了H,而H在那次的偵查庭中,似乎是否認,且表明是他的信箱遭到別人濫用去申請了相關網域。

接著,在2015年3月的時候又有一次偵查庭。這次的偵查庭中,魔術師P表示他對網站這方面不太懂 (第一次偵查庭中也有提到),主要都是H來進行,不過他表示了 Whois 上的資料是可以被竄改的,也就是有人先申請了網域A,然後再把資料修改換成H的信箱,並且會在下一次偵查庭中提供相關的證明。這次的偵查庭中,讓我印象深刻的是,事務官對P說原告準備了很多資料,這時候P用嘲諷的口吻說:【我知道阿,真是辛苦他了呢】

 

P和H辯駁理由的轉變和我方因應方式

事情發展到這邊,P和H辯駁的理由開始轉變,一開始說是駭客,但在被發現網域A的申請信箱是信箱H並找出H後,理由開始變成是 whois 的紀錄是可以修改的、他們是被冒用的。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,這樣的轉變其實是可疑的,因為你辯駁的理由會隨著對方指控的不同而轉變,某種程度來說是很詭異的。

 

在先前我有簡單提到 Whois 這個網站,這個網站他記錄著所有網域的申請資料。的確,網域申請資料是可以修改的,並且會在Whois上呈現修改後的資訊,但 Whois 只會呈現最新的資料,不會顯示變更的歷程。

既然對方提出說可以證明網域申請資料是可以任意修改的,所以我就思考,如果可以任意修改的話,那是不是可以查詢修改的紀錄?沒想到,的確讓我找到查詢修改紀錄的方法,雖然說要花上數百美金的費用,但我想是值得的。在發現方法後,我就繼續更深的去尋找證據,結果發現了另外一個重要證據,那就是我先前提出的事證,其實只是外殼而非核心。網域A的申請信箱並非信箱A,而是信箱F。同時,信箱F是H自己的專屬信箱,在H的臉書粉絲團也寫著聯絡信箱是信箱F。

那為什麼當初我會是找到信箱A而不是信箱F呢?原因就在於信箱A是後來才更新的資料,Whois上面是呈現最新的資料而不是最初的資料。在查看網域A的整個紀錄變更歷程後,才發現在2013年的6月,信箱F申請了網域A。

魔術表演同業涉嫌抄襲事件-012

那是什麼時候網域A的註冊信箱從信箱H改成信箱A呢?時間是2014年6月中旬到月底這段時間,也就是在我向保智大隊報案後。依照保智大隊的說法,在報案後的一到兩週左右有找魔術師P進行筆錄。這個信箱變更的時間點,真的是非常巧合。(關於網域變更歷史紀錄,因為資料量龐大所以就先不放在文章中,但一樣所有資料都有提交給檢方)

到了2015年4月的時候,因為我提供了上述的新事證,又有一次的偵查庭。在這次的偵查庭中,H表示信箱H和信箱F的確都是他在使用的信箱,但是信箱F在2014年11月左右就沒有再繼續使用了。

大家可以回顧一下先前的文章,網域A是2013年6月申請、我發現被盜用是2014年4月,H自己證明了信箱H一直有被自己持續使用到2014年11月。接著H提出了上次偵查庭中,魔術師P說可以證明Whois資料可以被修改的事證給檢察官。

 

在下一篇文章,我將說明H所提出的事證是一份完全造假的事證:魔術表演同業涉嫌抄襲事件|偽造的事證

標籤:,